分类: 杂文随笔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关于我的个人博客-About me-عن نفسي

旅途

 

 

      留下笔,在百花丛中等待寻找,希望看到夕阳落下的背影里,老是老去了,依旧手挽着手,简单,并不代表百依百顺,只是儒家的思想根深蒂固罢了,算一算,这就是人生的一种态度而已,别人都说,退一步海阔天空,指的是处事的态度,也可以说是思想上的境界,不要总是被尘世的烦恼禁锢了自己的行为,挺喜欢看着布袋和尚那破了红尘的自在洒脱,每次去寺庙看到他时,心里就想:你笑我自然也笑。
      文字算作什么呢?早早以前写下的文字沉默着,无人问津,也不能怪罪什么,文字也是需要底蕴的,需要千年文化的传习,才能将思想活起来,所以自己现在最需要的是静下心来慢慢读诵,体会文化世界里的精彩并从中体会,举一反三吧,不然光读也不能变成自己的。
      自己的思想是有的,几年的文字撰写,总是缺少真正的透人心肺的感动,多少迷茫,多少无助,没有路,自己慢慢走,没有方向,自己平心判断,到现在而已,依旧没有多少收获,2007年到了盐碱滩地、荒芜的地方工作,更是没有了精神生活,整天在杂事中忙碌,疲惫了,却什么都没有感触,走上舞台的时候,还时不时激动,调节着,感觉自己得了什么病似的,一天一天度过,什么都没有,焦急呀,被生活的压力痛苦得喘不过气来,4年了,还蜗居在那个地方,一天被琐事烦扰,结果是什么事都没有做好,心态是好的,哎,总得靠着自己证明自己不仅仅是这样,身体不好,从自己誓死追寻的梦想到工作的寻找,都被折磨得死去活来,每次都是那么记忆深刻,没有办法,上帝为了我这样的安排,命吧,有时想一想,问问自己,也许是自己不爱惜自己。
      回忆起来,自己运气挺好的,同时也总是波折不断,一步没有走好,都将改变自己的人生,还是挺好的,还得谢一谢一直以来帮助过我的亲人和朋友,呵呵,朋友吧,也许谈不上,从小到大,朋友稀少,应该跟自己的性格有关系吧,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知心朋友,俗话倒是说着,人的一生需要靠朋友,朋友多了路就多了,可我呢,朋友屈指可数,或者说没有,抱怨吗?呵呵,不是,在思考自己,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?在大学的时候,我想应该是朋友的时代,大方,对朋友来说吧,这个是起码的要求,但在我的思想里,受到了环境很大的影响,正是那句话,谈钱伤感情,有钱了什么都可以大方,流露的是直率的性格,能喝酒,是多少就来多少,这也是一种性格的表现,现在跨度到在国企的工作中来看,和领导喝酒,或者说在中国的酒桌文化上,喝酒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,我却不以为然,那个在一种精神压力下表达的扭曲性格,并非他的真实性格,呵呵,这只算我的理解而已。说到中国的酒桌文化,总是义愤填膺的,或者说是局外人为清吧,自己不喝酒,一是自己的身体不好,再则我讨厌酒桌上的那种氛围,都说酒是练出来的,这句话一点都不假,那为什么要多喝呢,酒成为了社会交际的一种手段的时候,没有办法,不能喝的也得学会喝,喝得烂醉如泥。
      旅途就是这样,出生到死亡,哭着来,声音清脆,自然单纯;笑着离开,是看淡一切,对过往的超越认知,终究是浮云罢了。对于我来说,旅途才刚刚开始,无论怎么走,一点是要把握的,那就是要快乐的。
 
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443

搞了半天老子不是地球人

 
活着
无论如何每天心脏都在跳动
形形色色的人
将自己包裹得深不可测
 
想什么
难得无聊的揣测
怎么了
都拖着疲惫的身体
摇曳在肉林酒池中
你的假笑让我想抽你
 
是什么
让我们死缠烂打
却是缘分
又是什么
让我能产生仇恨
滚 滚
让我如此咆哮
本就不是一条路的人
说的比唱的还好听
 
小子
可惜了
可惜了
 
在欺骗我吧
在耍我吧
你的眼神都不带闪烁
原来是真的
我都怀疑我来自哪里
没记得父母有这样的教诲
 
干煸的文字
我用烈火烘炒
直至魂飞魄散
锋利的菜刀
在左肩烫个十字烙印
让我变成流氓
 
我成了这样的形象
搞了半天老子不是地球人
 
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438

文字之惑

 

文字源于心灵,根植于自然,却因为人本身分成了三六九等,文字是应该有战斗力的,即拯救人类日益败坏的荒诞行为,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娱乐、纯文学之类的,至少它们不应该成为当今社会文学的主流线。试想一下,如果连文字根植的自然都没了,那她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?就像满腹经卷,在战火、污染中必然瞬间毁灭。

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85

【原创-有声散文】感受此刻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海风吹拂我的脸颊,像女人的长发轻柔抚摸,空旷的盐碱滩地,海鸟扇动翅膀随波逐流,我像个孩子站在风中,透着凉爽。轻轻的呼吸,大海广袤深邃的味道,气流欢快的在我的身体长跑,长发随风舞摆,化作千年的尘土,飘去。
     想起细雨垂江的布景,轻绵的雨珠,是水精灵的舞蹈,似音乐的旋律起伏,如此美好,我在林间就这样漫步。
     篝火像火红的岩浆般炙热,只是片刻间,温暖我的脸颊。海风撩动着火苗舞动,疯狂的人们,赤脚的欢唱追逐。高兴呀,不管来自哪里,彼此都不认识。我在吊脚楼的玻璃窗口,浪漫的法国Fitou葡萄酒,高脚杯轻摇,像爱人的唇,我轻轻吻。
     树很高,阳光只能从树叶的间隙中落到地面,我躺在晃动的木椅上,看过林地的春夏秋冬,岁月也让我鬓发满头了。习惯花香涌动,拂去鸟儿调皮的吵闹,一曲沁人心扉的乐章在脑海里撩动我的神经,也许我也能幸运的与七个小矮人相遇,盛情的晚餐和欢笑的弹唱,但不知可否同路,我不要身躯,换个人生再走一走,在后来的童话里,父母告诉孩子,从前有八个小矮人。
      青春,我在地毯舞蹈,炫动的旋律,长发在左右摇摆,朋友,别停下来,让全身的细胞一起,忘记过去,忘记伤痛,忘记丑恶,尽情欢乐。享受此刻,男男女女,动情的笑,对着路人,不用犹豫,就是一种感受。
      我用什么抒写,大江山麓,只是那么渺小的孩子,为生活忙碌。有一天,穿梭在晃动的索桥之间,走进宁静的村落和老人,听一听古老的传说,到夕阳西下,漫步在石板小路,沿着波光粼粼的湖边,还有打渔的船儿,看到山中小屋的炊烟,忙着收网回家。
      这是片段,是感受,也是愿望。
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507